苏一拉着行李箱,走进丽江古色古香的横街直巷,阳光铺满每一个行香港邵氏电影人和路边摊,清风拂面,一切都恬淡适然。这一趟旅行总算也没有辜负想像。“香港邵氏电影小晗你快点。找到客栈了。”苏一停在一家看起来有些旧了的客栈,转身去叫后面的蒋小晗。“那倒也不错。”蒋小晗摆摆手,两个人跟进了客栈。苏一见男生朝门口走来,转身拍了下蒋小晗的肩膀,“诶,看,帅哥。”回头正碰着那个男生,苏一微微笑,男生有着精致白皙的五官,却清晰地让人感受到平静得掀不起一丝波澜,甚至是沉寂的。“真的!真的!”蒋小晗激动得拉着苏一的白色上衣,头快要转出180°去。没等苏一开口,蒋小晗就蹭到柜台前,咧着嘴,笑着跟老板聊起来,“诶,老板,刚才那个男的是……他也住这里吗?”“不住这儿?那他来客栈干嘛。”蒋小晗皱起眉头,一脸要盘根问底的样儿。“诶诶。等等等等。老板你还没告诉香港邵氏电影我呢,那个男的是谁啊?”蒋小晗一把把苏一拽了回来,喝了口冰水,一脸好奇地看着老板。苏一双手搭在胸前,“怎么,这会不累了啊,一见到有帅哥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没有。”老板突然停了手头的工作,叹了口气,“当时那家人走得急,我也没来得及细问怎么要搬走,也不知道搬去哪儿了。去年那个男生也来找了。”傍晚吃过饭之后,蒋小晗上楼洗了澡,就往床上舒舒服服地躺着。苏一坐在窗边,吹着丽江古城的夜风,闪烁的霓虹交错在古老的街巷,零星的客人从橘色灯光里走去,满满的一切都让苏一觉得轻松舒适,这才是能够包容生活的。高考结束之后苏一一直闷在家里,这次是蒋小晗非拉着她来,说外出门她要在家里长草了。蒋小晗躺在床上打着哈欠,没头没脑地说,“啊?谁啊。”苏一半屈着膝,脸枕着手,侧过头看着床上躺成一个大字的蒋小晗,“就我们刚进来碰到的那个帅哥啊,怎么,刚才还犯花痴,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了啊。”苏一只是笑笑,看了会手机,计划着明天去哪玩,之后也早早睡下了。在丽江看了几天风景,回家后的一个香港邵氏电影月时间,苏一几乎又是每天闷在家里,除了跟蒋小晗逛街看电影,就是跟蒋小晗躲在房间里吹空调,她看三毛,蒋小晗睡觉。开学之后,蒋小晗的生活圈一下子就在大学里面打开,不用再像高三那样天天写试卷,这对于蒋小晗来说就是再幸福不过了,每天除了找苏一,不上课就跟一帮同学逛这座学校,逛这座城市,反正对她来说,生命在于折腾。苏一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每天照常上课下课,虽然苏一绝美的容貌和自带的温雅气质吸引很多男生女生跟她关系都很好,苏一也仍旧那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除了宿舍,蒋小晗每次都能在图书馆某个角落里找到苏一。第二天傍晚,蒋小晗约了苏一出去吃饭,苏一一早到了,苏一照惯点了两人平常吃的菜,拖了有好一会儿,蒋小晗才带着个男生走进来。苏一看着面生,没等开口问,蒋小晗搂着男生的手,笑着说,“苏一,这是我男朋友,林川。”“诶,你追的人家还是人家追的你。”晚饭散了回到学校之后,苏一突然问起来。“那你们才认识几天啊。这才到学校多久啊。我告诉你,这回要是让别人甩了我可不会再像高中那样帮你骂人家。”苏一说着戳了戳蒋小晗的脑袋。蒋小晗一脸笑嘻嘻的,“诶我跟你说,你那回骂人的样子真的是太帅了,当时想你要是男孩子,这辈子就非你不嫁了。”文学社面试那天,苏一和蒋小晗一早到了教室,摆摊那天缺席的社长也到了现场,而让蒋小晗惊讶的是,社长不是别人,正是蒋小晗和苏一在丽江的客栈里碰到的那个男生。原来苏一早知道文学社的社长是他,快要开学的时候,苏一在学校网站和贴吧时就看到了他,学校文学社的社长,秦瑜,医学系大三级学生。起初苏一还不敢确认,只是后来加了文学社一个师姐的微信,说起秦瑜的事情跟在丽江时客栈老板说的一样。苏一再要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师姐也只是说她也不清楚。“说什么呢。”苏一戳了戳蒋小晗的脑袋,略叹了口气,“你忘了在丽江那个老板说过什么了吗。人家是有女神的。再说像他这样的,身边的追求者肯定也不少。”其实苏一也说不上是什么,这样的喜欢,苏一努力想要在其中找出是什么缘由,两个人之间,却如同初见的擦肩,清白得无法刻意去回味,只是从听说了秦瑜惘惘的找寻失落在七月茫茫的旅途那一刻起,身上的那件白色上衣,便再模糊不清了吧。起初,苏一也尝试有意无意地问起过秦瑜关于他去丽江找的那个女生,秦瑜虽然没有因此向苏一表现出反感,却也从没有正面回答过苏一这个问题。而苏一也渐渐开始明白,迷迷惘惘的等待和寻找中,秦瑜沦为了他和那个女生一段过往的信徒,唯一能够解开秦瑜如今的心结的,只有等那个女生的出现。蒋小晗总是抓住机会就撺掇苏一,喜欢要放手去追,千万不要最后活在了别人的影子里。虽然在一起时,苏一从来不会主动提起秦瑜,但是蒋小晗明白,提起秦瑜,苏一每一个眼神里满满都是对他的深情和怅然。教室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苏一在靠窗的位置,戴着耳机,翻看着从图书馆借来的专业书籍。“怎么。你家林川自己玩不带你啊。”苏一摘下左耳的耳机,故意打趣蒋小晗。苏一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秦瑜。“嗯……好,待会见。”“我看秦瑜平时对你挺亲热的啊。”蒋小晗在一旁又叨念起来,“装什么对前任的一往情深啊,苏一,找机会我帮你骂他一顿。”“诶你就这么把我扔下了啊,是我先找你的好不好。”“走吧。”秦瑜停在苏一跟前,嘴角微微上扬。苏一点点头,坐上车,她心想,他的脸上永远是那样毫无波澜。倘若没有这样那样的阻隔,也许眼前这一切对于苏一来说,恰如其分就是爱情的模样了。闲时跟他的朋友聚在一起,坐在他身边,听他一边给自己看着东西,一边跟他的朋友讲起他们的相识,她不需要他知道,秦瑜口中刚巧的认识,是由来已久的机缘。“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苏一撕开一片烤鱼,味如嚼蜡般吃起来,左手又托起脸,目光从秦瑜身上移开,无从聚焦。甚至,你说这话是都不多看我一眼。“嗯。”苏一微微点头,话到嘴边,终究是像没有介质般断送在两个人咫尺之遥的拥怀。苏一赶到的时候,蒋小晗一个人在酒吧喝的烂醉,苏一一走进来,热火朝天的烟味和酒气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蒋小晗已经喝得不省人事,坐在吧台前胡乱摇着酒瓶子,苏一赶忙走过去,搂过满身酒气的蒋小晗。“是苏一啊,你来啦。”蒋小晗打了个酒嗝,“来,陪我喝酒。”说着又要拿起酒往下灌。蒋小晗一下呆在那里,动也没动,眼神飘忽得不知道看着什么。苏一大概明白是跟林川有关系,只没再说什么,轻轻拍了拍蒋小晗,结了账,扶着蒋小晗离开。而蒋小晗那天晚上喝醉之后说的话,更是有意无意地撩乱了苏一的内心,是啊,有时候想想秦瑜真是个混蛋,感情最让人疼痛难忍的,大概也就是若即若离的暧昧了。可是自己之所以会爱上秦瑜,不就是因为在丽江的七月天里他沉寂的棱角么。“说吧,什么事啊。非拉着我出来。”苏一一手托着脸,一手摇着桌上的奶茶。“瞎说什么呢。什么我家你家的。”苏一朝蒋小晗白了一眼。“这是失恋后遗症么。你没事打听这些事干嘛。”其实,苏一已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提起和面对这些事情。原来,自从前些天跟林川分手之后,蒋小晗对秦瑜跟苏一不远不近的样子越发有了偏见,四下跟文学社的人去打听秦瑜以前的事情,花了好几天,软磨硬泡地总算从她们部长那里听说了秦瑜跟他那个前女友的故事。江楠也是文学社的,那时候她们两个人的事社里每个人都知道,只是大一结束之后,那个暑假江楠突然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秦瑜怎么也没有再联系到她,那年七月,便到江楠带他去过的丽江老家找她,只是再没有她的音信。自那以后,秦瑜就像变了一个人,眼神变得深邃却无物,嘴角变得沉闷而寂寥。一过已近三年,社里也再没有人敢轻易提起这些事。苏一用力将嘴角拉扯出角度,只是再看不出来笑意,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还没有睡吗。”秦瑜在那头先说。“出来吗。我在学校附近。”其实两人每回见面,总也像不曾说过些什么,秦瑜像是有意在跟苏一保持距离,而对于苏一,无非是忍不住见面,放不下想念。吃完正要离开,出门时苏一眼睛一走神,迎面撞着一个女生。“你叫什么名字。”秦瑜突然问。“没事。我叫唐慕白。”几天后,文学社举行了这学期的工作总结大会,会议刚一结束,蒋小晗就瞥见秦瑜跟一个来找他的女生走了,拉着苏一来看。苏一从窗户远远看见,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夜里碰见的唐慕白。“唐慕白?那不是秦瑜前几天交的女朋友吗。秦瑜这家伙,人都来了也不介绍我们认识。”文学社在场的都是一脸惊愕,有几个知情的不经意瞟了苏一一眼,只见苏一偷偷抿着嘴角,像蒲公英经久飘摇后终于落地般的释然,又像是蒲公英在风中吹散般不知所措的嗟叹。“还一直装着对前任的无限深情,渣渣装给谁看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替他说话!”“苏一,你太傻了,你这是在作茧自缚!”蒋小晗转身晃了晃一旁的苏一。终于,没能再忍住。“这个是……”在一旁的人捡起了怀表。“不是啊,这个怀表是秦瑜的,上面的照片是他之前的女朋友,江楠。”嗯。唐慕白跟江楠长得太像了。“你还去见他?”蒋小晗问。“唉,我的苏姐姐,不这么固执好么。”蒋小晗放下筷子,看着苏一,“听我一回好不好,别再见那个秦瑜,也别再去那个什么破文学社了行不行?”蒋小晗撇撇嘴,低头吃饭。“稿件审得怎么样了,你们部长请假了,只有我们两个人,要赶快了,希望能够赶在这个周末把报刊定下来。”秦瑜一面说,一面盯着屏幕敲打着键盘。可是为什么?秦瑜,为什么?偏偏你是个那样多情的人。苏一努力不去想,不去想这些跟她有关的,跟她无关的事。可是没办法,眼泪总是禁不起挑逗,啪嗒,坠在键盘上,我眼中你的身影,千丝万缕,撒落一地。“没什么。这里有一篇稿件,作者叫七月的信徒。里面说,爱情,是你自由而无用的灵魂。”苏一不停抿着,如同在将无数不舍和疼痛哽咽在喉。“好了,还是快点把这些弄完吧。”许久,苏一才又说。一直待到傍晚,审稿改稿排版,两个人才总算基本都定下来了。其实,只要能够用其他事情来填满时间,就这样做简简单单的朋友也不是不可以。对么。“嗯?今天夕阳真好看。”秦瑜走到苏一身边,抿起他沉寂的嘴角。“怎么在你这儿?”苏一听见,秦瑜叹了一声,“我以为找不着了。”秦瑜没有拿过怀表,只是望着窗外,好久才说:“慕白的事,你都知道了?”滴答。滴答。苏一拉起秦瑜的左手,把怀表藏进秦瑜的手心。伸手,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人。蒋小晗在落在后面,看起来跟苏一完全两个光景。“累死我了。今天天气怎么这么热,真是出门没看黄历。”蒋小晗拖着脚步走过来。苏一抿着嘴笑,“我叫你别兴奋过头了,谁让你一路跟打了鸡血一样,这才刚到丽江,你不会打算接下来躺在客栈里过吧。”客栈里只有老板一个人在柜台前,跟一个穿着冰蓝色条纹衫的男生在聊天。老板微笑着要给男生倒水,只见男生摆手推辞,只几句,转身走了出来。没精打采的蒋小晗抬头正好瞥见从身旁走过的男生,双手直攥着苏一,眼神顺着那个男生的脚步直要飞出门外。苏一轻声笑着。走到柜台前。客栈基本保留了旧时的格局,一楼是餐厅,二楼住房,简单的木质结构,虽然有些简朴陈旧,在从小向往丽江这座古城的苏一看来,也算得一份情怀了。“哦。你说刚刚走出去那个啊。”老板从壁橱里拿出两个木质杯,给她们倒了冰水,“他不住这儿,他不是这儿的旅客。”“谢谢。”苏一接过老板的冰水。看着蒋小晗,笑着直摇头。跟老板订好了房间,理了理头发衣服,拉着蒋小晗要走。老板一面整理着柜台,一面陪着说,“他是来找人的。前年,也差不多是七月天,来这跟我打听过一个女孩子,哦,就是隔壁那家人,只是人家已经搬走了。”苏一在一旁听着,蒋小晗忙又问老板,“那他现在又来干嘛,那女孩回来了?”“这样啊。”听到这儿蒋小晗却觉得一脸无趣起来,咧着嘴尴尬地笑笑,拉着行李箱和苏一要上楼。苏一却突然发起呆来,眼神飘忽得不知道在想什么。蒋小晗连拽了她几下衣服,苏一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上了楼。“小晗,你说那个男生离开丽江没有。”“我估计着应该走了吧。看他那样也不像会是来这看风景的,再说女神没找到,哪有心情看风景啊。”蒋小晗半眯着眼,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干嘛,大美女苏一也犯花痴了啊。”苏一与蒋小晗算是从小长到大的闺蜜了,六年级的时候认识,一起上的初中和高中,她们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吃饭看电影。初中,蒋小晗跟欺负苏一的男生大打出手,高中苏一为蒋小晗的失恋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破口大骂。过去的几年,于蒋小晗,她的娇纵在苏一身上找到依赖,而于苏一,她的寂寥也在蒋小晗这里得到陪伴。苏一和蒋小晗,几乎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苏一安静,蒋小晗娇纵。苏一喜欢看书,蒋小晗更爱睡觉,苏一喜欢规划未来,蒋小晗习惯活在眼前,苏一喜欢鲁迅和三毛,蒋小晗更爱电影和漫画,苏一是学霸,蒋小晗是学渣。无奈的是苏一回回高分,却在高考的时候失手落榜,而蒋小晗无惊无险,考了个不咸不淡的分数,两个人报了一样的学校和专业。周六学校社团摆摊招新,蒋小晗带着苏一逛了一圈又一圈,什么漫画协会、摄影协会,甚至连跆拳道协会蒋小晗也去了,最后苏一带蒋小晗去了学校的文学社,拉着她一起填了报名表,蒋小晗虽然最不喜欢文学,而且觉得跟一帮文艺青年相处起来最尴尬别扭了,但是拍着胸口跟苏一说为了保护闺蜜不被别人欺负跟抢走,填了。苏一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顿了几秒,打了招呼。整个晚餐都是蒋小晗在天上地下地说着话,苏一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当然是人家追的我。我蒋小晗是那种随便去追一个男生的人吗?”“诶,我都有人追,怎么没听到有哪个男神我们家苏一。还是说我们家苏一眼光太高,都被你拒绝了。”蒋小晗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旁边的苏一。苏一只是笑笑,眼睛里不知道在看什么,是一种飘忽的孤寂,一种突然的、不知根源的怅然,无以名状。“苏一苏一,快看,那不是……我们在丽江碰到的那个……”跟当时在丽江一样,蒋小晗激动得直拉苏一的白色上衣。通过了面试,苏一跟蒋小晗又约了一起出去吃饭,蒋小晗上来就抱着苏一的手,斜过眼指着苏一,满脸戏谑的表情说,“你早知道秦瑜在我们学校居然没有告诉我,还拉着我一起报名参加了文学社。说,为什么不告诉我?”蒋小晗越说越笑起来,凑到苏一眼前,“难道我们家大美女苏一喜欢上人家了,怕我跟你抢帅哥。快说,是不是是不是。”“呦呦呦,这么说是承认喜欢人家咯。人家女神都已经消失两年了,再说了,凭我们家苏一的颜值和才华,还配不上他一个文学社社长吗!我看那个秦瑜看你的眼神都快看呆了,人家八成是喜欢上你了,唉,可惜了,这么养眼的帅哥我就这样跟我蒋小晗无缘了。”没等蒋小晗说完,苏一就推了推她,加快了脚步,“你再胡说我把你刚才说的告诉你家林川去。快走快走,我饿了,今天你买单。”蒋小晗撇撇嘴,白了苏一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若即若离,忽冷忽热,患得患失。有时候两个人明明靠得那样近,伸手却又什么也抓不住,变成了烟雾笼罩着苏一。周末,蒋小晗在自习室里找到苏一。“好无聊啊,我们出学校逛逛好不好。”蒋小晗坐在苏一对面,手托着脸,百无聊赖地看着苏一。“他家里有事回去了。走啊,这大半个学期你都有好久没陪我出去了。”蒋小晗边说边拉着苏一。“喂,秦瑜。”听见是秦瑜,蒋小晗一脸认真地看着苏一,好像比苏一还要紧张。只几句,苏一挂了电话,没等开口,蒋小晗就凑上来问,“怎么了,秦瑜找你啊。”苏一点点头,说秦瑜跟几个朋友聚会烧烤,邀请她一起去。苏一收拾好书包,白了蒋小晗一眼,“好了,别胡说八道了,你自己玩吧,晚上回来请你吃饭哈。”苏一刚离开自习室不远,就看见秦瑜开着他的电动车来接她,入秋不久的天气,午后的温度恰如其分,阳光堆满初见他时的那件冰蓝色条纹衫。苏一完全无法向自己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大抵就是只剩下,心跳不遗余力地加速躁动。到了的时候,已经搭好了烧烤架要开始了,苏一打了招呼,跟秦瑜坐在一起。几个人一边开始烤东西一边跟秦瑜问起苏一来,苏一只是笑笑,听着秦瑜说起在丽江碰过一面,后来刚巧苏一来参加文学社,就认识了。“这是她最爱吃的。”秦瑜递给苏一一串开心鱼,苏一单手托着脸,挑起眼看着眼前的秦瑜,她努力想要表现出不在乎,沉重的喘息伴着故作无聊的姿态。“江楠。”几乎没有半秒犹疑,好像就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不轻不重的两个字从他一贯寂寥的嘴角里迸出来,不偏不倚地如同巨石般重击在苏一心中。秦瑜啊,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我爱你,比之你对她的深情,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后跟那些人没聊一会儿,苏一就接了个电话,电话那边蒋小晗叫了一声苏一,然后就呜呜咽咽哭了起来。苏一担心,一个人赶着回去。“蒋小晗你干嘛。好端端的一个人跑来喝什么酒。”苏一摇着迷迷糊糊的蒋小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蒋小晗你干嘛!”苏一一把抢过蒋小晗手上的酒,“你闹够了没有,快跟我回去。”好一会才听见蒋小晗说:“苏一,我不像你,不是个窈窕淑女。可是我也不稀罕有什么君子追求我啊。”蒋小晗别过头,皱紧了眉心,望着苏一,“可是天底下怎么到处都是渣男啊。”说完趴在苏一肩上又呜咽着哭起来。一路上蒋小晗有一句没一句地破口大骂,说现在是渣男遍地的天下,跟苏一说秦瑜真是个混蛋,装什么深沉吊着苏一,可是没想到林川比秦瑜还混蛋,脚踏两条船他算什么东西。一会搂着苏一似笑非笑的,一会又眼神呆呆的一句话不说,一会把林川骂得狗血淋头,一会又在苏一肩上呜呜咽咽地哭。原来,那天苏一走后,蒋小晗一个人无聊,出来闲逛,却意外撞见林川跟别的女生在一块,手牵手说说笑笑地走在路上,比跟自己在时还更亲热,蒋小晗一时气得怒火冲天,上前就甩了林川一巴掌,转身一个人去了酒吧喝酒。这天,文学社里刚举行完聚会,蒋小晗就匆匆忙忙拉着苏一出来,找了一家奶茶店坐下,说是有事情要跟苏一说。只是自从那天晚上喝醉之后,蒋小晗不见有什么沮丧或者悲伤,但是苏一,听了蒋小晗的醉后言语,每每显得心事沉重起来。“你家秦瑜的事啊。”蒋小晗凑过脸来,“呃……还有他那个前女友的事。”“你不是喜欢人家啊。我都帮你打听清楚了。”“谁让你那么喜欢人家。”蒋小晗转着眼睛,“现在渣男那么多,这个秦瑜是什么样的人,我当然得帮你打听清楚了。”七月时,秦瑜到丽江找的人,便是江楠。两人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那时江楠的父母因为工作关系都在国外,没有时间照顾江楠的生活,考虑到高中的学业繁重,江楠转学到了姑姑所在城市的高中,认识了秦瑜。江楠温文尔雅,秦瑜品学兼优,学习上相互排忧解难,生活上互诉疲惫和乏味,两个人日久生情,那时候是班里多少人羡慕的一对情侣。后来高考的时候,秦瑜因为发挥失常,分数比江楠低很多,而江楠却不顾家人反对,一意孤行报了秦瑜如今所在的大学。“我也不是想说秦瑜什么不好,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瑜明明就是喜欢你,可是你们这样算怎么回事啊。”讲到这里,蒋小晗也禁不住叹了口气,只是也不愿看着闺蜜受这样不明不白的委屈。之后苏一好些天也没有见过秦瑜,晚上苏一跑完步回来,洗过澡却睡意全无,已近十二点,意外接到秦瑜的电话。“睡不着,准备看熊出没。”苏一轻声笑着,“诶,靠近凌晨,总有连看熊出没都难以抵制的落寞。”原来秦瑜前几天因为家里一点事情请假回家了,晚间坐车赶回来,这会刚到。没料想苏一还没睡下,便约了出来一起吃东西。毕竟,做你的信徒,是自己喝下爱情的蛊。“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苏一连忙道歉。那女生正要说话,抬头却见秦瑜似惊喜似茫然般直盯着自己看。原来这唐慕白也是苏一学校的,最近到那家店里兼职打工,那天夜里也是急着赶回学校,不留神与苏一撞了,因此认识了秦瑜。几个跟秦瑜走得近的突然说起这事来,说秦瑜前些天跟一个叫唐慕白的女生告白了,好像没认识很久,也不知道这唐慕白是什么来头,这么大杀伤力。所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蒋小晗却从苏一身旁直跳起来,气得直拍桌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开口大骂:“我就说这个什么秦瑜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渣男一个!”“好了别说了小晗。”蒋小晗骂得朝窗外指手画脚的,苏一拽了拽蒋小晗的衣角,语气却像失去重力般沉闷。“他秦瑜不是装深情么,这才认识人家几天,还是看着人家长得漂亮!”蒋小晗愈发气上心头来。“够了蒋小晗!”所有人也不知道该劝什么。苏一猛地站起身来,用力挣开蒋小晗,却从口袋里不小心掉出一个有些旧了的怀表。“这个是唐慕白的。”苏一用力平复着就要哽咽出来的语气,“前些天夜里跟秦瑜碰见她时她掉下的,一直也没找着机会还。”苏一什么都明白了,那天夜里碰见唐慕白之后,三个人回学校的路上秦瑜便什么奇怪,他看着唐慕白的时候,像欣喜,像失落。而苏一一直以为捡到的怀表是唐慕白的,上面嵌着的那个头像,太神似。隔天中午,苏一跟蒋小晗正在食堂吃饭,秦瑜给苏一打了电话,说要赶着把最后一期报刊做出来,苏一部长请了假,叫苏一下午过去一趟。苏一抿抿嘴,“去啊,这是文学社的工作,一码事归一码事。再说我跟他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有什么不好见面的。”“好了,我吃饱了,你等会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苏一收拾好餐具,起身走了。“来了。”教室里只有秦瑜一人,正在笔记本上排着报刊的版面。苏一没有说话,走过来在秦瑜对面坐下,打开了自己的电脑。他连工作起来都是让人喜欢的模样。对一个人多情。对其他人多情。“怎么了苏一?”秦瑜停了下来,看着眼泪挂在苏一脸上用寂寥与惘然堆积起来的凄艳,像是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双手,在自己心里用力拧了一下。此刻的苏一,是囚在爱情这牢笼里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她在想,秦瑜,这短暂的沉寂,如同已将余生和你的缘分走完。谁也不再看着谁,谁也不再说些什么。“秦瑜。”苏一走到窗户边,殷红的落阳在教室里铺开完美角度,就如同,一个信徒该有的剧场。苏一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怀表,“这个还给你。”目光仍留在窗外那苍凉的暮色里。“我以为是唐慕白的,一直也没机会还她。今天才知道是你的。”“不。”苏一低头看着手里的怀表,“我不知道。不知道你爱的是江楠,还是唐慕白。”怀表垂在这孤寂的空气里,慢慢,慢慢终于停止了飘摇。“我希望,这是我对你最后一点温存。”

文章信息

分类:华语电影

您可能也会喜欢